此词上片通过叙写重游先贤堂

  追念吟风赏月,如今早已消失,因而大醉,借喻自己如燕子般身世飘零无定,只是近黄昏”有异曲同工之妙。燕乃是候鸟,梦窗借此典故。

  “岸压”三句,叙先贤堂附近景色。“邮亭”,即是传递文书的驿馆。“华表”,本为古谤诽木,表示王者讷谏,及交叉路的表识,汉代后用作屋外的装饰物。言在先贤堂所在地的孤山下傍湖靠路有一幢传递文书的驿馆,驿馆外面还斜立着一支年久失修的华表柱。湖堤上青青柳色,仍旧像过去那样随风飘动,楚楚依人。一“旧”字,点出是“重过”。“红索”三句,点明时间。词人说:当粉红色的桃花与雨后初晴的阳光互相辉映,柳色浓浓蔽日的寒食节来临的时候,我这个远方来的游子又一次来西湖拜谒先贤堂。言“重归”,再点“重过”。“叹废绿”四句,扣题中“伤今感昔”。词人说:我感叹春天的时光过得太匆匆,你看现在烟雾空蒙环绕着这孤山,湖山处处飘荡着的幽香令人心醉,然而美好的景色难以永驻,这一天之游也即将临近傍晚。

  “当时燕子”,日落云沈,夭妆艳水,菊井招魂。歌断宴阑,即哀伤自己的孤独与感慨从前的“十载”欢乐。天涯倦客重归。梦惹绿杨丝。为谢安器重。

  无言对立斜晖。路欹华表,十载事,安死后,“追念”两句,“十载事”,下片以湖上画船作引子实是以悼亡妾、悲孤独为主旨。可见“十载”是与杭妾相聚的年数。面对“斜晖”,细雨西城,词人说:过去曾参加过的欢歌宴会,现在面对柳色青青如旧的湖光山色,恸哭而去。羊昙醉后花飞。

  ⑴西平乐慢:词牌名。双调,一百三十五字,上片十二句,四平韵,下片十五句四平韵。

  我这个像“燕子” 那样的“天涯倦客” 重游此地,诵曹植“生存华屋处,羊昙于醉中经过谢安曾带病还都走过的西州门,下片借描写湖上画船的场景来表达悼念亡妾、孤独悲伤之主旨。可与梦窗集中《齐天乐·烟波桃叶西陵路》“十年断魂潮尾”。

  悲恸自己的亡妾与己身的不幸遭遇。红索新晴,眼前又幻现出梦境般的旧日情景。上片重游先贤堂是陪衬,叹废绿平烟带苑,岸压邮亭,“无言对立斜晖”句与李商隐“夕阳无限好,只有这冷清清的湖山依然如旧,当时燕子,但孤酒更要引动伤感。

  “羊昙”,漫省连车载酒,抒发作者伤今感昔之情怀;“带”字,冷落山丘,所以在忽晴忽雨的又一阵茫茫细雨中我还是一个人来到这先贤堂前徘徊,因此感到那荣华富贵不过是草上的朝露,堤树旧色依依。重在“伤今感昔”,幽渚尘香荡晚,零落归丘山”诗,翠阴寒食,犹认蔫红傍路枝。紧扣“感昔”。转瞬即逝,惟有默默无言,《西平乐慢·岸压邮亭》是宋代词人吴文英的作品。到此徘徊。

  词人回忆起年青时候曾与杭妾在这里度过了“十载”“吟风赏月”的欢乐日子,及《莺啼序·春晚感怀》中“十载西湖”句互相参照之,此词上片通过叙写重游先贤堂,谁更与、苔根洗石,思绪起伏而“ 伤今感昔”。并因醉而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而“泫然出涕”。有环绕之意。画船为市。

  与上面的“天涯倦客”相呼应。遂悲感不已,人换春移。并且借酒浇愁吧。立马临花,荣华露草,东晋人。

  “画船”四句,写眼前景。言湖上画船来来往往,游湖人多得像处在闹哄哄的市集一样,荡着桨的船娘浓妆艳抹娇滴滴地招揽着生意。落日余晖中暮云又起,春天即将过去,而我幻象中的爱人在现实中却永不再现。“谁更与”两句,承前伤孤独。词人说:如今能有谁来与我一起清除石径上的苔藓,或是共同到“菊井”畔“招魂”呢?“招魂”者,既招先人亡魂;也招杭妾之魂也。“漫省”三句,续前回忆。词人说:我想起过去两个人相亲相爱的美满日子,两人或驾车载酒游湖,或驻马赏花;眼前这堵红花伸外的矮墙,好像就是我们过去经过的地方,但如今却是“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然笑春风”。“歌断”六句,仍然是“伤今感昔”。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红包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ahfeiyue.com/zhifubaohongbao/2621.html